今年夏天,在比利拿破仑的美国历史课和洛丽西古奇的技术探索课上的高中生参加了虚拟现实(VR)移情研究,作为中太平洋学院与斯坦福大学虚拟现实与人类交互实验室合作的一部分。

“中太平洋学院沉浸式技术项目与斯坦福大学虚拟现实与人类交互实验室(VHIL)的目标是相同的,”中太平洋学院校长保罗特恩布尔说,“在虚拟环境中使用数字故事线来研究和庆祝人类体验是我们共同关注点,虚拟现实与人类交互实验室为我们教育工作者带来了宝贵的研究目标。”

“我相信非游戏VR有潜力在未来为数百万学生提供无限的教育应用,”特恩布尔继续说到,“在中太平洋学院,学生们已经有使用和创造VR的经验,这可以把他们置于这个令人兴奋行业的领导地位。”

“我们很高兴能够与中太平洋学院这样具有前瞻性的学校合作,”斯坦福虚拟现实与人类交互实验室项目负责人埃莉斯奥格尔说,“我们的合作在帮助我们与不同年龄和不同背景的人们分享全新虚拟现实(VR)技术方面是无价的。通过这次合作,我们能够提高我们关于VR的心理学和行为效应及其作为学习工具使用的科学知识。”

中太平洋学生的学生参加了斯坦福大学的关于无家可归虚拟现实模拟,在那里他们经历了从接到驱逐通知开始变成无家可归的阶段。本研究的目的是确定VR模拟的影响和移情的发展。

作为VR体验的一部分,学生被要求确定出售何种财产以支付账单。然后他们被带到一系列事件中,这些事件导致他们住在车里,最终整晚都乘坐城市公交,并听到其他无家可归乘客的故事,包括一名女性逃避家庭虐待后成为无家可归者的经历。

05160016.JPG

中太平洋学院教育技术总监布莱恩格兰瑟姆向学生玛雅怀斯展示如何使用手柄在斯坦福虚拟现实与人类交互实验室VR无家可归体验中导航。

“如果不是这次经历,我很长时间都会对这些问题一无所知,因为我们经常感到假装咳嗽然后看向别处会更容易,但是这些是真正有困难的人,他们正在你面前受苦,”中太平洋学院的学生海莉蔡伊说,“我认为这次VR体验非常好,因为它使你站在一个无家可归的或你通常可能远离的人的角度,而且我认为这表明如果没有人向你表示同样的同情,对你来说同样困难。”

“每当他们摘下VR耳机,并意识到任何人都可能成为无家可归者后,脸上的表情就会十分震惊,”中太平洋学院教育技术总监布莱恩格兰瑟姆,“我们的孩子走开了,他们明白,无家可归的人是真正经历过不幸的人,这也是他们处于这种境地的原因。”

7月5日,《夏威夷今日新闻》记者肖恩秦采访了参加VR无家可归体验的洛丽西古奇技术探索夏季课程的中太平洋学生,并戴上耳机亲自体验无家可归的模拟。查看《夏威夷今日新闻》的完整报道。

IMG_0165 2.JPG

洛丽西古奇技术探索课的学生微笑着与《夏威夷今日新闻》记者肖恩秦和机组人员在斯坦福虚拟现实与人类交互实验室VR无家可归模拟活动后合影。